汪建新:毛泽东诗词具有八个审美特征
汪建新:毛泽东诗词具有八个审美特征
发表时间:2019-04-09 来源:

 

MAIN201312021701000414043552465.jpg

                   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教务部主任汪建新做客人民网 (万鹏  摄)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北京12月2日电  (记者赵晶)今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纪念日。今日下午,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教务部主任汪建新教授做客人民网党史频道,以“读不尽的毛泽东诗词”为主题与广大网友交流。

汪主任讲到,柳亚子称赞毛泽东诗词是“推翻历史三千载,自铸雄奇瑰丽诗”;元帅诗人陈毅评价毛泽东诗词是  “妙语拈来着眼高,诗词大国推盟主”。无论是从内容还是从形式方面去评论,毛泽东诗词都是艺术精品。毛泽东诗词具有八个审美特征。

第一,史诗美。毛泽东不同人生阶段写的诗词,具有历史性的完整系列,是一部空前波澜壮阔的史诗。它是现代中国沧桑巨变的宏伟史诗。1925年《沁园春·长沙》“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当时的中国究竟该向何处去,中国究竟该由哪个阶级来主宰、来掌控,毛泽东还没有找到令他满意的答案,他也在思考、也在探索。1927年《菩萨蛮·黄鹤楼》,“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毛泽东面对大革命失败,依然斗志昂扬,奋勇前行,积极探索。1949年《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天翻地覆慨而慷”,1950年《浣溪沙·和柳亚子先生》  “一唱雄鸡天下白”,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到1965年《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时,  “千里来寻故地,旧貌变新颜”,中国社会发生了巨大变化。毛泽东诗词是革命战争摧枯拉朽的壮丽画卷。1927年《西江月·秋收起义》“秋收时节暮云愁,霹雳一声暴动”,1928年《西江月·井冈山》“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1931年《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到1931年《渔家傲·反第二次大“围剿”》“七百里驱十五日,横扫千军如卷席”。1935年《七律·长征》“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1949年《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百万雄师过大江”,穿长衫的毛泽东带兵打仗之后,逐步成为一位军事统帅、一位战略大家、一位兵法大师,人民军队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最终夺取全国胜利,建立了新中国。毛泽东诗词是毛泽东人生追求奋斗不息的真实写照。我们可以把毛泽东诗词作为特殊形式的毛泽东自传来理解和阅读。毛泽东所经历和参与的重大历史事件,在诗词中几乎都有反映。1910《赠父诗》“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1925年《沁园春·长沙》“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1927年《菩萨蛮·黄鹤楼》的“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的“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1956年《水调歌头·游泳》的“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1961年《卜算子·咏梅》的“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1962年《七律·冬云》的“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1963年《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的“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1965年《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的“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毛泽东从未停息追求和奋斗。他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战斗的一生。

第二,人情美。白居易说:“诗者:根情、苗言、华声、实义”。毛泽东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毛泽东诗词是内心情感深沉丰富的自然流露,蕴含着眷恋娇妻爱侣的亲情,关切劳苦大众的天下情,迷恋戎马生涯的征战情,依恋故园家乡的乡国情,善待各界人士的挚友情,憎恶反动势力的阶级情。这里仅以《蝶恋花·答李淑一》“我失骄杨君失柳”中“骄杨”二字为例。章士钊曾问毛泽东如何理解这两个字,因为这个“骄”字一般不用于形容女性。毛泽东回答说:“女子革命而丧其元,焉得不骄?”骄杨可以解读成刚毅、执着、坚定、果敢、忠贞、百折不挠、不屈不挠的杨开慧。这是一个共和国的领袖对一个革命烈士的高度赞美。一次,岸青、邵华请父亲抄一份这首词给他们作永久纪念,毛泽东提笔写成了“我失杨花君失柳”。他们问父亲是否记错了,毛泽东说:  “称杨花也是贴切的。”杨花可以视为夫妻之间的称谓,比较随意、自然、亲切,这是丈夫对妻子的诉说。毛泽东对杨开慧感情深厚,但在表达方式上内外有别,耐人寻味。

第三,人格美。沈德潜说:“有第一等胸襟,第一等学识,斯有第一等真诗”。毛泽东不仅靠他的光辉思想引领着人们,也凭借他的伟岸人格吸引着人们。毛泽东刚毅、执著、坚韧、勇猛、果敢、睿智、率真、平和、从容、豁达、乐观、无私、忘我,充满人性的光辉,充满人格的魅力。这种人格特性,在毛泽东诗词中都能找到印迹和表现。毛泽东的诗句总是境象阔大、气势恢宏,如“看万山红遍”;“万类霜天竞自由”;“万木霜天红烂漫”;“万水千山只等闲”;“寥廓江天万里霜”;“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万里长江横渡”,充分展示出毛泽东视野开阔、胸襟豁达、心系天下的人格魅力。

第四,哲理美。毛泽东是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理论家,毛泽东诗词蕴含丰富,从“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国家前途命运的怅然天问,“战地黄花分外香”的生命礼赞,“人间正道是沧桑”的历史规律,到“牢骚太盛防肠断”的委婉规劝,“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的警世格言,毛泽东诗词洋溢着深邃的哲理光辉,令人百读不厌、回味无穷,常读常新。

第五,语言美。毛泽东堪称语言大师,他的诗句用词准确、雄健、精炼、生动、质朴。他善于壮用名词,如“北国风光”两个名词涵盖半个中国。他善于活用动词,如“万山红遍”、“漫江碧透”、“万类霜天竞自由”、“横扫千军如卷席”、“浪遏飞舟”、“一桥飞架南北”、“飞起玉龙三百万”。他善于精用形容词,如“俏也不争春”,“搅得周天寒彻”,“唯余莽莽”,“顿失滔滔”。他善于使用数量词,如“万水千山”,“千里冰封”,“百万雄师”,“四海翻腾”,“五洲震荡”。他善于使用副词,如“层林尽染”,“只识弯弓”,“略疏文采”,“稍逊风骚”。

第六,声韵美。毛泽东精通诗词创作技巧,基本遵循平仄格律,遵循诗词对仗规范,遵循诗词音韵要求。但毛泽东强调形式服务于内容,以达意为主,不以辞害意,不为形式所拘,必要时某些地方也有所突破。毛泽东诗词措词达意,声韵铿锵,读来抑扬顿挫,气韵生动。

第七,色彩美。毛泽东喜用红色构筑艺术世界,如“红旗漫卷西风”、“看红装素裹”、“红雨随心翻作浪”、“万木霜天红烂漫”。因为红色象征着革命,毛泽东诗词中有红旗意象的诗句有十二句之多。“赤橙黄绿青蓝紫”,颜色格外鲜明绚丽,几个色彩词成句,这是毛泽东的首创。毛泽东还善于运用色彩对比,如“万山红遍”与“满江碧透”,红更见其红,碧更见其碧;“红装”与“素裹”映衬出“江山如此多娇”,“百丈冰”与“花枝俏”更显梅花的艳丽高洁。

第八,共赏美。毛泽东曾经说过:“诗当然应以新诗为主体,旧诗可以写一些,但是不宜在青年中提倡,因为这种体裁束缚思想,又不易学。”毛泽东典雅规范,属于高雅文化。但是毛泽东写诗从不玩弄词藻、故作艰深,而是尽量使用大众化语言,力求通俗易懂。有时,他甚至直接运用口语,如“分田分地真忙”;“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红军不怕远征难”;“吴刚捧出桂花酒”等诗句,一看就懂。毛泽东诗词雅俗共赏,既典雅又通俗,既属于阳春白雪,又适合下里巴人。

编辑:陈玮丹

温馨提示:投稿请点击【我要投稿】、【素材征集】,或关注“中华英烈网”今日头条号,私信发送“投稿”,按要求填写征集作品内容。

承办单位:退役军人事务部褒扬纪念司    协办单位: 中华英烈褒扬事业促进会     中国双拥杂志社

     京ICP备1803597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62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