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的“南京印迹”
邓小平的“南京印迹”
发表时间:2019-04-09 来源:

 

昨天是邓小平同志诞辰110周年纪念日,“邓小平同志诞辰110周年图片展”在南京梅园新村纪念馆正式开展。昨天傍晚时分,南京市档案局的官方微博“@南京档案”贴出了邓小平在南京的系列照片,勾起了网友对邓小平的缅怀之情。

  见习记者 欧阳丽蓉 现代快报记者 胡玉梅

  他的题字

  小平的南京故事

  邓小平给南京多家纪念馆亲笔题字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雨花台烈士纪念碑、雨花台烈士纪念馆、渡江胜利纪念馆……这些地方,南京人都很熟悉。

  你知道吗?这些纪念馆的馆名,都是邓小平的亲笔题字,也是他留给南京的永久纪念。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这16个大字,是1985年纪念馆在落成前,请邓小平题写的。当时,邓小平接到题写馆名的请求后,亲笔题写了馆名。”专家说。

  上世纪80年代初,为进一步建设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南京市政府决定扩建雨花台烈士陵园。当时,南京市政府决定请邓小平为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正式题写纪念碑碑名和纪念馆馆名。

  1983年5月,时任雨花台烈士资料室主任的罗庆新和同事郭必强来到北京,托人向邓小平转达了题写碑名、馆名的请求。很快,雨花台烈士陵园管理处就收到了邓小平的亲笔题字:“雨花台烈士纪念碑”“雨花台烈士纪念馆”,字迹刚劲有力。

  “我们"渡江胜利纪念馆"也是邓小平亲笔题写的。”南京市博物馆总馆馆长曹志君介绍,上世纪80年代,南京筹建渡江胜利纪念馆(挹江门城楼上)。当时,大家都觉得请邓小平题写馆名最为合适,于是托人向邓小平转达了请求。邓小平接到请求后,怀着深厚的感情,亲笔题写了“渡江胜利纪念馆”的馆名。

  他的足迹

  长江大桥、中山陵都有他留下的足迹

  昨天,由中共南京市委党史办公室、南京市文广新局主办的“纪念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诞辰110周年图片展”在南京梅园新村纪念馆正式开展。展览由300多幅资料图片、文献图片组成,分为“立下赫赫战功”“进行艰辛探索”“开辟中国道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四个部分。“邓小平同志曾经多次来到南京,这次展览,有多张图片和南京有关,它们生动地再现了邓小平同志在南京工作、参观、考察的情况,反映了他在南京的光辉业绩和对南京的殷切希望。”梅园新村纪念馆文史专家说,这其中还包括1992年2月,邓小平南巡途中,在南京车站停留,和江苏省党政军领导见面的“珍贵瞬间”场景。

  “邓小平曾经多次来南京,长江大桥、中山陵、紫金山天文台都有他留下的足迹。”专家说。展览中,有多张邓小平的南京留影。最早的一张是1949年,邓小平和刘伯承的合影,两人面带微笑。“1949年6月16日,第二野战军军政大学在南京举行开学典礼,刘伯承和邓小平亲自为学员授旗。同年9月12日,时任二野政委的邓小平,到第二野战军军政大学给学员们做《过关问题》的报告,谈到了著名的过好"三关"的问题。这张照片,就是当时邓小平和刘伯承的合影。”专家说。

  而“@南京档案”晒出的照片中,有一张邓小平在南京长江大桥的照片。“1975年4月,邓小平陪同金日成率领的朝鲜党政代表团访问南京,他们一行参观了南京长江大桥、南京无线电厂,拜谒了中山陵。这是邓小平同志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后首次来到南京。”专家说。

  29年前,“幸福男孩”和邓爷爷合影

  1985年的春天,81岁的邓小平再次到南京视察。“@南京档案”的一张老照片,定格了当时邓小平在中山陵视察的瞬间。

  那年2月3日上午,邓小平一行来到了中山陵。在陵道上漫步时,邓小平看到路边栽满了雪松,露出笑容说:“雪松四季常绿,你们要多栽一些。”

  这时,游览的人群中有人认出了邓小平,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突然挣脱母亲的手,喊着“邓爷爷好”一路奔过来。警卫人员想要拦,却见邓小平慈祥地向孩子伸出双手,迎上去搂住他。

  这个“幸福男孩”姓周,是上海人,当时上小学二年级,和妈妈一起在南京旅游。据介绍,当时,邓小平把小男孩拉到身边,慈祥地抚摸他的脸蛋和耳朵,还嘱咐道:“你要好好读书,长大了做有用的人才。”

  他的支持

  “他促成我去澳大利亚观测哈雷彗星”

  说起哈雷彗星,很多人都不陌生。“是邓小平促成我们去澳大利亚观测哈雷彗星的。”南京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王思潮回忆。

  在梅园新村纪念馆展出的图片中,有一张邓小平正在参观紫金山天文台古代天文仪器的照片。

  “那是1985年2月3日,邓小平一行人来到紫金山天文台,他看上去精神矍铄,仔细参观了古代天文仪器,当时还和我们在紫金山天文台标志性建筑大台的台阶前合了影。”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科普部的工作人员回忆。

  “当时,是我们的老台长张钰哲接待的。邓小平问张钰哲"多大年纪了",张钰哲答"八十三了"……”谈话中,张钰哲向邓小平汇报说,1986年观察哈雷彗星的最佳地点在澳大利亚,他们希望能有机会去考察。

  尽管邓小平当时没有表态,回京后,却迅速向有关部门作了指示。

  “当时,澳大利亚的观测条件特别好,那里大气透明度很高,肉眼都能看到哈雷彗星。”王思潮回忆说,遗憾的是,因为身体原因,张钰哲本人没有成行。“我和我们台的张老师一起去的,借助澳大利亚同行的仪器,我们观测了两个星期左右,拍到了哈雷彗星的第一手影像资料。回来后,我们把观测情况进行了汇报。”王思潮说。

编辑:陈玮丹

温馨提示:投稿请点击【我要投稿】、【素材征集】,或关注“中华英烈网”今日头条号,私信发送“投稿”,按要求填写征集作品内容。

承办单位:退役军人事务部褒扬纪念司    协办单位: 中华英烈褒扬事业促进会     中国双拥杂志社

     京ICP备1803597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6218号